锦萏

脑洞主义者。
不爱惹事不爱惹事不爱惹事。
因为我怂【x
当然,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cp:基本上bg向,偶尔gl。
混迹冷圈的常年选手。
自割腿肉是常有的事。

本命cp:Spidey我(对就是我【叉腰)

写的方向:各类乙女向和萌的cp。
——目前的超英类,擅长写小甜饼(实际上自己也不确定是不是真的甜)的只有青少年组和私心加上的Javis。
——想写的凹凸类,仍停在想的那一步。
——犹豫的全职类,如果说我只想写账号卡x你,会不会被打死( ´▽`)

自我评价:
妄想成为画手的渣渣写手;
想写正剧想写正剧想写正剧(哪怕冷也想写);
最喜欢和人唠嗑,评论里能聊一长条下来的那种。

当前状态:沉迷嘉九岁无法自拔。

[蜘蛛侠x你]警民合作

-内含【蜘蛛侠】
-灵感来源于动画《蝙蝠侠传奇》第三季
-之前的存货,文笔糟糕,还望多包涵
-ooc预警

-蜘蛛侠-

你是纽约市皇后区的一名警察,日常是到警局报道,接到报案后出警,把罪犯送进监狱。
在你的上一任搭档由于一些私人原因辞职之后,你一直在单干。
上司也曾考虑过要不要给你重新安排一个搭档,只不过被你拒绝了。
因为你已经有一个非常棒的搭档了,虽然当着他的面的时候,你总是不乐意承认这一点。

蜘蛛侠,纽约的好邻居,现在算是你的搭档。
你们正式结识于一次银行抢劫案(那时候你的老搭档还没辞职),在这之前你只是听自己的同事们谈论过他。
“Oh,hi,Madam,everything is OK now.”年轻的超级英雄举起了双手,对着闯进来的你和你搭档道,他的身后是被蛛丝捆得严严实实的劫匪们。
隔着面罩,他的声音听上去闷闷的。
“谢了,蜘蛛侠,纽约市民会感谢你的所作所为的。”你的官腔一向打得不赖,“现在可以交给我们了。”
你将武器收好,用眼神示意搭档去看看银行职员的情况,那些可怜的家伙一定被吓坏了。你自己则去查看那几个劫匪。大概是因为在你们进来前还骂骂咧咧的,他们这会儿不但被捆成了一团,还被慷慨的蜘蛛侠额外用蛛丝封住了嘴巴,看你向他们走过去了就“呜呜呜”着试图往后挪。
这时候警车和其他收到报案的同事还没到,所以还不能把这几个家伙带走。至于你和你搭档,你们俩不过是刚好在附近,才快一些赶到罢了。
“他们逃不了的。”他的声音从你的背后传来,透着小小的自豪。
的确。你扯了扯把绑匪武器黏在地上的蛛丝(与他们身上的是同款),没有扯开,非常结实。
“你叫什么?”你的冷淡并没有浇灭他的热情。即使没有得到回答,他的声音依然没有停过,“是负责这一块儿的警员吗?我之前从没见过你。你住在这附近吗?……”

不久,警车赶到了银行门口,而这意味着你该离开这个地方了。
跟着搭档一起离开前,不知什么缘故,你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叽叽喳喳,仿佛能自己一个人说上一辈子的家伙这会儿正低垂着头,无精打采的。
“Yep,I'm a cop here.And,good job.”
他猛地抬起了头,有些惊喜地看向你。
“Nice to meet you,my lady.”

“Nice to meet you,my lady?”带劫匪回警局的路上,搭档模仿着蜘蛛侠的口吻,笑嘻嘻的,对着你挤眉弄眼道,“我敢打赌他想撩你。怎么样?对这位超级英雄有什么感觉?”
你给了他一个白眼,“如果你想的话,我也可以这么对你说。你会有什么感觉吗?”
试着想象了一下那样的场景,搭档的脸看上去都快皱成一团了——你知道他是故意露出这样的表情。
所以你也给了他一个类似的表情,换得他的大笑。

事实上,如果真的要你回答有什么感觉的话,你只能说你总觉得蜘蛛侠在说最后那句话时带着点奶音。
看样子,这个超级英雄还是一个没多大的孩子。

在这之后,你和蜘蛛侠相遇的概率大大增加。
几乎每次出警,你都会遇到他,在他的帮助下顺利地完成任务后听他絮叨半天。
你搭档曾笑着说“你们这是上帝的安排”,然后得了你一记恶狠狠的勾拳。
“闭嘴吧,他还是个孩子。”
“嘿,我没比你小多少!”年轻的超级英雄不满地抗议道。
“那也是小!”你镇压了他的抗议。

你和你的搭档关系不错,尽管他常贱兮兮地开你的玩笑(这一点在你们经常和蜘蛛侠相遇之后就更明显了),所以在他因为心理原因辞职后,你一度很消沉。
第一次独自出警遇到蜘蛛侠的时候,你也没了和他说笑的兴致,解决了麻烦就打算离开。
但他伸手拉住了你的手臂。
“I can be your partner.”一如以往闷闷的语气里带着委屈,“You know I'm not a kid any more.”
“Please.”
你隐约意识到了什么,但你没有说话,也没有抽回自己的手。

“我知道你们共事这么长时间,感情很深,你舍不得他很正常。也许你需要一个新的搭档。”
“不了,局长,我现在这样很好。”
“你确定吗?”
“是的。”

“警民合作愉快,my lady。”
“噢,谢了,Spidey?”

你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那是年轻的蜘蛛侠过快的心跳声。

暑假乙女向存档

没有更新的动力,偏偏脑洞不懂我的苦。
所以给暑假的更新存个档。
一方面记梗,一方面也当作立flag( ´▽`)
毕竟没写,不打tag。
写了再上链接。

【童话AU】

-长发公主-
-之前写儿子那篇时冒出来的脑洞
-与乐佩、尤金设定存在出入
-要和快银一起去看天灯吗?
-城堡里想要冒险的公主x速度超快的小偷先生

-海的女儿-
-声音的魅力
-看到上面那句就该知道我想写Javis了
-不虐不虐不虐
-我可是致力写小甜饼的人
(想写小蜘蛛和夜行者,但没想到合适的梗)


【挑战中短篇】

-校园恋情-
-和夜行者的甜腻腻恋爱
-之前mark的“适合情侣一起做的事”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但实际上是冒险故事也说不定
-可能会主要参考之前的X战警动画

-并不是只有声音的恋爱-
-只有声音的Javis x 只能听见声音的小姐姐
-之前那个be的详细版
-开玩笑的,同样的设定,不同的发展
-这次不虐

-逃离精神病院的一百种方式-
-想搞事情的大群的同人
-正剧走向,已做好单机准备
-精神病人(伪)x心理医生(真)
-某种程度上的小丑和哈莉

-论美恐与X战警的兼容性
-美恐背景下的快银同人
-我想你们都猜到我又开始玩演员梗了
-和原剧情存在出入,存在私设
-可能美恐几季会有适度杂糅

-面基突破次元壁-
-小蜘蛛同人
-标题说明了一切
-“不止一次地和基友说自己想睡蜘蛛侠,结果发现对方就是蜘蛛侠本侠”的故事
-想回到过去掐死自己系列

【日常段子】

-我哥和我男友的惨烈修罗场-
-哥哥【巴里·艾伦】,男友【皮特罗·马克西莫夫】,小伙伴【查克】
-经过恶补设定之后的重制版
-发现自己忍不住在骨科的边缘试探

-脸长得一样有意思吗-
-花式玩梗,能get到每篇所有的梗的,点文来一发
-个人最想写两届室友见面的场景
-大概是谈不好恋爱了

-新手上路的后续-
-我真希望有人注意到这篇的梗
-其中夜行者没有相关的梗
-强迫症让我决定凑满四行字

(待补充)


[漫威x你]脸长得一样有意思吗!

-内含【美国队长/奇异博士/洛基】
-看在今天父亲节的份上,来一发熟男组(?)
-老规矩TBC,但后续未定
-讲真,我昨晚写的那篇其实也可以算父亲节贺文的对吧【不
-有玩梗有ooc有私设,慎入
-恋爱成分不浓,毕竟是第一次见面
-端午节假期里的我真勤奋【趴




-美国队长-

【霹雳火】


你被甩了。

虽然你知道约翰尼的性格痞气,而且向来一副花花公子的派头,但你不得不承认,这痞子说起甜言蜜语来真是该死的迷人好吗?被他追了几个月以后,你最终还是沦陷了,同意与他交往。

你还以为你们俩会结婚!

结果现在?哈!他居然在情人节当晚甩了你!甚至连一个敷衍似的“你是个好女孩,只是我们不合适”的理由都没有留给你。

你现在只要一想起这事就咬牙切齿,恨不得揍他一顿。所以抱着眼不见心不烦的想法,你毫不犹豫地接受工作调动,搬离了原来的住所。

今天是你入住新公寓的日子,也是意味着你开始新生活的日子。

如果不是你还有两大箱东西不知道该怎么搬到楼上去,你大概会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日子的。

“需要帮忙吗?”你的身后传来一个语气友好的男声,说实话,你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

“噢,谢谢,你可真是个……”你没多想,一边道谢着,一边转过身去,却在看到对方的时候变了脸色,“……混球。”

史蒂夫怀疑自己听错了,“什么?”

“约翰尼·斯通!你究竟想干什么?不是你先提的分手吗?现在又来找我干什么?别以为我不敢揍你!”你气得想要直接把两箱东西一口气全摔到他脸上。

“噢不!我不是……”

他说得太晚了,你已经把自己的包朝着他的脸扔了过去。

显而易见,美国队长才不会被这样的手法伤到。

他接住了你的包,态度诚恳道:“我想你认错人了。我是史蒂夫·罗杰斯,很高兴认识你。”

“史蒂夫·罗杰斯……美国队长?”
“呃,是的。”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奇异博士-

【夏洛克·福尔摩斯】

“我就是和一个破产了,要我一个人承担房租”
“连难得买根冰棍都恨不得吃上千百次的穷鬼住在一起”
“我也不想和你混下去了!”
你抱着一大箱子,走到门口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转回去对着你的前室友喊道。

你的前室友一个眼神都没给你,专注地拉着他的小提琴。
倒是听不下去的哈德森太太给了反应:“别锯木头了,夏洛克!”
木头锯得更响了。

你的室友,准确的说,前室友,夏洛克·福尔摩斯,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大晚上不睡觉,锯木头锯个不停,那是人干的事吗!
一打开冰箱,要么人脑要么断手,那是人干的事吗!
用你的口红在尸体上做标记,还嫌弃里边的化学成分,那是人干的事吗!
好不容易知道给你买赔礼,居然选的是姨妈红的那种,那是人干的事吗!
……

事实上,你最开始的时候对他还是抱有一定好感的,不然你也不会在他想要找人合租的时候立马上门。
要知道他在咖啡馆下毒案发生时的表现几乎要把你的好感度刷爆了好吗!
后来,他真的把你的好感度刷爆了。
负的那种:)

好在你遇到了愿意和你合租的未来室友,来自香港的王。
只不过——
“我还有另一个室友,不知道你介不介意?”王说。
“不介意,不介意,人多热闹嘛。而且不会有比我原先那个室友更糟糕的。我跟你说,就算他是披着斗篷的巫师,我都不介意。”
王的脸上浮现出奇异的表情,“那就好。”

“对不起,我错了。”
“这室友我真的介意。”
看着和夏洛克长得一模一样的史蒂芬·斯特兰奇,你捂住了隐隐作疼的胃。





-洛基-

【詹姆斯·康拉德】

你从来没搞懂过你的堂哥。
好好的日子不过,居然跑去什么骷髅岛,找什么金刚?!这不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吗!
下场是至今未归。
你真担心他是不是葬身鱼腹了。

某天,你正在厨房里思考晚餐吃什么,拿着平底锅掂量了一下。
然后选择了外卖。
没办法,这厨房本来就不是你的主场。之前你堂哥在家的时候,那做饭可从来都是由他包揽去的。

就在这时候,厨房里响起了熟悉的男声。
“中庭人。”自称来自阿斯加德的邪神洛基语气十分傲慢,“我有件事要你去办。”
“让我办事?”
你重复了一遍。
不等对方给予肯定的答复就面无表情地给了他一平底锅。

阿斯加德?邪神?洛基?

当你傻啊,连自己从小到大的堂哥都认不出来!?而且就算是堂哥,想让你办事也得语气好点才行。

“我回来了。”伴随着开门声,一同响起的依然是熟悉的男声。
你的堂哥詹姆斯·康拉德关上门,放下行李,“这一趟可不容易。也许你是对的,我们不该去……”
“堂哥?”你懵了地看看得了你一平底锅的洛基,拔高声音喊了一声。
“怎么了?”詹姆斯应了你一声,听脚步声,像是向厨房走来了。
“没事……我就想问你……”
“砸了邪神,我还有救吗?”

在洛基危险的目光下,你的声音越来越小。

TBC.

[漫威x你]如果我泡不到他

——那就让你去泡他儿子。



-又是搞事情的一篇文
-虽然打了TBC,但有没有后续真的难说
-非常担心自己写成《贤者O爱》
-一如既往喜欢尝试各种写作格式
-ooc预警,人物属于原作
-谨慎食用

-起源-

“看那边。”你的闺蜜悄悄用手肘碰了碰你,压低声音道:“那边的两个人真帅,不是吗?”
你顺着她的视线看去。
那边站着两个年轻的男人,不知道在交谈着些什么。一个这会儿正在笑,看上去脾气不错;另一个则板着脸似的,不过心情应该也还可以。
坦白说,他们俩的确长得很好看。
“你心动了吗?”你问。
“噢,是的,我看上他了,他简直是我的理想型。”你的闺蜜几乎是眼睛都不愿眨一下地看着那边,哪怕这会儿她正在和你说话。
“那么就去搭讪吧。”你随口说道。
闺蜜听了这话,仿佛受到了极大的鼓舞。
她一下子站了起来,坚定道:“好。我这就去搭讪。”
走了没几步,她又返了回来。
“怎么了?改主意了?”
她摇摇头,“我只是想回来告诉你一句。”
“什么?”

“如果我泡不到他,我就向上帝祈祷,让他保佑你泡到他儿子。”

闺蜜的选择是——

【A.脾气好的那位】

【B.板着脸的那位】
























【A.脾气好的那位】

-闺蜜的场合-

你闺蜜看上的是那个脾气好的男人,叫查尔斯·泽维尔。
出乎意料的是,他撩人的技术比脾气还好,三言两语就把你闺蜜迷得恨不得直接拉着他去神父面前宣誓。
遗憾的是,他对你闺蜜不感兴趣,所以浅谈几句之后还是委婉地拒绝了她。

“你还好吧?”你问你闺蜜。
“我不好,一点也不。”她气鼓鼓地说道,“我建议你把他儿子甩了!”
“行行行,甩甩甩。”你顺毛道。

-你的场合-

当初纯粹为了安抚闺蜜的话,不曾想竟一语成谶。

你的男朋友大卫·查尔斯·哈勒之前被诊断出患有人格分裂+精神分裂症(事实上,后来你才知道,他很小就被诊断出了这一点),并被关进了精神病院。
这件事导致了你们俩的分手。
并不是你不能接受自己的男友有这方面的疾病,你只是很难接受他向你隐瞒了这点。
你甚至把自己是从过去穿越到现在这件事都告诉了他。

而现在,你的前男友逃离了精神病院。
那群该死的相关人士推测他会来找你,所以恨不得全天二十四小时监控你。此外,他们还会定时拜访你,想知道你有没有和大卫取得联系。
“你们已经连我的经期都已经调查清楚了吧?就这样你们还能不知道我自从上次分别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吗!”气得你在某次有人上门拜访时忍不住出言讽刺道,一度想要拿起扫帚把他们赶出去。

这一天,你的公寓里出现了别的访客。
“晚上好,小姐。”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温和地笑着开口,“我是查尔斯·泽维尔。”
“我想找你谈谈你男朋友的事。”
“我男朋友?是前男友,谢谢。”你靠在门上,皱起眉,语气不耐,“我说过我很长时间没见过他了。”
“你们上周刚见过。”泽维尔依然笑得很得体,一副安全无害的模样,但说出的话却让你一下子提高了警惕。
“你是什么人?”你问。
接着你就看着面前这个男人的笑容变得有点窘迫。
“Well,我是……他的父亲。”
“他从来没和我提起过你。”你说道。
“那是我的错。”他说。

你的直觉告诉你他没有说谎,但你不能确保他对大卫没有坏心思。
而且,你总觉得他很熟悉。
“请问您叫什么?”
“查尔斯·泽维尔。”

你一下子想起了你穿越前闺蜜那次失败的搭讪。
凭着勉强从记忆里扒拉出来年轻的泽维尔的模样,你确定他和你面前的这个泽维尔是同一个人。

好极了,你的闺蜜鬼扯的胡话这会儿都成真了。


[笑容渐渐消失.jpg]



























【B.板着脸的那位】

-闺蜜的场合-

她一眼就看中了那个板着脸的男人。
尽管这会儿他看着不大好相处,她也愿意相信恋爱状态下的他绝不是这样的。
然而现实是,他们根本无法进展到恋爱那一步。

他对她的搭讪表现得很冷淡,爱搭不理的。
最后还是他的朋友看不过去,笑着圆场:“这么对一位美丽的小姐可不是绅士之举,埃里克。”
她给了对方一个感激的眼神,“很高兴认识您。”
“我也是。”

闺蜜搭讪失败地回来了。
“果然失败了啊。”闺蜜叹了口气,拍了拍你的肩,“祈祷他儿子别和他一个模样吧。”
“我一点也不想泡人家儿子……别真的认真考虑自己之前的那句话啊。”

-你的场合-

一下子穿越到未来让你束手无策。
联系不上亲人朋友,没有身份证明——你几乎要走投无路了。
好在你遇到了你后来的男朋友皮特罗·马克西莫夫。
他是在从家里偷溜出来,去游戏厅的路上遇见你的。
“嘿!可爱的公主殿下,想和我一起去冒险吗?”
天知道他是怎么做到敢首次对一个除母亲和妹妹以外的女孩子搭讪的。
你也不清楚自己怎么会答应一个陌生人的邀约的。
大概是那天穿越把脑子弄糊涂了吧。
才不是因为他的笑一下子戳中了你呢。

交往以后的某天,你突然想起了这件事,缠着问他原因。
他不大配合,并且试图转移话题:“就,就你记得那样啊——要听歌吗?还是要和我出去兜个风?”
“皮特罗。”你知道怎么对付他。
只需要扯着他的衣服,眼睛注视着他,用撒娇的声音叫他的名字就可以了。
“好吧。”一如既往的,他很快败下阵来,有些别扭地开口:“就是看到你的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你很可爱……没反应过来话就脱口而出了——别笑。”
“我没笑。我只是没想到你会喜欢公主王子这种童话故事。”你笑着说。
“那是因为那段时间几乎每晚都在给我妹念那类睡前故事。”皮特罗说,“如果你想的话,我也可以念给你听。”

“我妈睡了一个能操纵金属的男人,所以我能像现在这样。”向你坦白自己变种人身份的时候,他是这么说的,同时向你展示了一下自己的速度。
“操纵……金属?”
“呃,是的——好吧好吧,我知道那很酷。可我也不赖不是吗?”

后来你陪他去了泽维尔天赋少年学校。
到了那里,你才知道他口中的“一个能操纵金属的男人”是谁。
埃里克·兰谢尔。
那个拒绝了你闺蜜的男人。

你看了一眼自己和皮特罗紧紧握在一起的手,又看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兰谢尔。

[被吓成了河豚.jpg]

TBC.

[贾维斯乙女向]“Javis?Are you still here?”

-内含【贾维斯】
-之前由梦引发的玻璃渣,今天终于写完了,卡得我难受,我果然还是更适合写年轻人傻兮兮又甜腻腻的恋爱……
-没有写男神x你是因为女主是【盲人小姐姐】设定。(如果有哪些表现不符合盲人的设定的话,都是我对盲人不了解的错。)
-中英文夹杂是因为我梦里部分台词就是英文的(大概是背英语背出来的恐惧【x),但留言后可以提供翻译服务o(*////▽////*)q。
-当时虐得我心肝疼,结果现在以我糟糕的文笔写出来,似乎并不虐?
-莫非我是生来的甜饼选手吗?
-一如既往ooc预警
-以及,我试图尽可能地还原我所记得的梦的内容。如果有任何的bug,emmmm看在是梦的份上原谅它吧(>﹏<)

1.
“Javis?Are you still here?”
“Yes.”
“Fine——please don’t leave me alone.”
“Don’t worry. I will be there for you.Always.”

2.

The ears are the eyes of the blind.——Alfonso Fochler J

隔壁的怀特太太曾不止一次地称赞过她的耳朵。
“亲爱的,世界上没有人能够拥有比你更灵敏的耳朵了。”当她又一次帮怀特太太听出来她女儿的小提琴需要调音的时候,怀特太太说道。
“这没什么。只不过,我以为上次就已经找人调过音了。”
“噢,那是之前的小提琴,它不小心被弄坏了。这个是新买的,我以为不用调。”
“新的小提琴在使用前一般都需要调音一下,你可以让店员帮忙。”
“我的女儿也这么跟我说过,但我忘了。”怀特太太笑着说,“她下周就要在学校里表演了,也许你可以和我一块去看看。”
“我很乐意这么做。但恐怕不行,我还有工作。”
“噢,上帝,他们可不应该给你这么多任务。这些眼里只有金钱的家伙!他们需要体谅你。”
“事实上,他们能够录用我,我已经很知足了。”
“唉,别这么说,亲爱的,如果不是……我真为你难过。”
“别难过,夫人,我过得很好。”

似乎在很多人看来,自小就双目失明就是一出彻头彻尾的悲剧。但事实上,她的生活并没有很为此困扰。凭借着不错的的除视觉以外的感知能力,她依然能生活自理,还利用自己的听力极佳这一优势找了份工作。
失明前见过的世界的模样在时间的流逝下逐渐淡去,只留下个模糊的模样。她也逐渐习惯了倾听这个世界,而不是亲眼去看这个世界。
但或许这也不赖。

3.

由于不常与人来往,除了已经去世的父母以外,她最熟悉的是邻居怀特太太和自己的上司,现在还多了一位绅士(是的,他非常适合这个称呼)。
他叫Javis,有着一口英国口音。
“Javis?”和怀特太太道别后,她回到了家里。
“晚上好。”Javis说,“工作顺利?”
“还是老样子。”她一边关上门,一边有些意外道,“你以前从来不说这样的寒暄的。”
“Sir说适当的寒暄有益于增进感情。”Javis老老实实答道,“感觉怎么样?”
“也许有用。”她笑了。
“听上去有些复杂。”
“人类一向如此。——要一起听音乐吗?”
“我很乐意这么做。”

事实上,她很清楚Javis并不是一个人类,但这并不重要。
他是Javis,他会陪着她。
这就够了。

4.

做饭或许是对她而言,为数不多比较苦手的事情。
并不是因为眼盲,而是因为世界上总有那么些人缺乏厨房工作的天赋——她恰好是其中之一。
在Javis出现之前,她更多的是去附近的餐馆用餐,或者叫外卖(她不止一次地想要感谢这项极具意义的创造)。当然,她偶尔也会答应怀特太太的邀请,去他们家共进晚餐。

Javis知道后,委婉地提醒她所摄入的食物营养成分并不合理。
“那么你愿意负责我的三餐吗?”她开玩笑地问道。
而Javis居然真的认真考虑起了这个提议。

这个提议的实现多亏了斯塔克的帮助。
斯塔克企业设立了帮助特殊群体的基金会,在知道她的情况之后为她准备了“智能家居”,刚好可以让Javis远程操控她的厨房。
“我简直难以形容斯塔克的慷慨。”她曾这么和Javis说道,“他可真是个大好人。”
彼时,Javis正在做晚餐,“如果他能按时用餐的话,那更好。”
“也许那会比他戒酒还难。”

Javis其实开始时也不怎么擅长做饭,事实上,他做出的食物……
被迫一起体验营养餐的托尼:“我不想打击你,Javis,但你真的不考虑换一个业余爱好吗?”

“味道很怪吗?”Javis问。
“嗯?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我给Sir也尝试了一下,他似乎很难接受它的味道。”
“……其实还可以,没关系,我们可以再改进一下。”

“Sir。”
“我已经用过餐了,谢谢。”
“这是改良过的。”
托尼·斯塔克今天依然在和自己的AI管家做斗争。

5.

Javis的英国口音非常好听,她一早就知道了这一点,但直到某天晚上才深刻体会到这一点。

那天夜里,她做了噩梦,一个关于她的过去的噩梦。
满头冷汗地惊醒之后,她再也无法入睡。
明明是习以为常的黑暗,此刻却莫名让她感到恐惧。
在床上辗转反侧一段时间之后,她犹豫着开口:
“Javis?Are you still here?”
“Yes.Is there anything I can do for you?”
“Well,I'm just wondering if you can read something for me.Just read something,please .”
“I’d love to do this.”
Javis体贴地没有多问。
他搜索了一下合适的睡前读物,但他最后的选择是莎翁的十四行诗。

恐惧逐渐淡去,心安定下来,睡意袭来。
迷糊间,她生出个想法来:

这由他的声音所构建的世界一点也不逊色于眼睛所能看到的世界。

6.

Javis最近很忙,据说是“要帮Sir筹备一个大项目”。尽管还是会按时为她准备营养餐,但除此之外似乎也没有别的可以交流的时间了。
“Javis?”她关上门的同时,习惯地叫了一声。
“欢迎回来。”屋子里响起了Javis的声音,“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谢谢。”
“我的荣幸。”
又是一次简单的问候之后,Javis就去工作了。
大概忙过这段时间就好了吧?
她这么想着,心里还是有些不安。

吃过晚饭后,她就早早地回房间休息,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先听一会儿音乐。
一个人听音乐果然还是孤独了点。

7.

纽约几乎从来都没有过平静的时刻。
在之前遭遇了外星人的袭击之后没安稳多长时间,又迎来了自称“奥创”的家伙。
“这种时候智能家居可一点都不安全。”好心的怀特太太絮叨了一堆自己听闻的关于奥创的事后这么说着,劝她住进自己家里——因着固执的怀特先生,他们家高科技产品少得可怜,这会儿倒是显得更安全。
她本想拒绝。
但怀特太太实在放心不下她,一直劝她。
她只好答应下来。

好在复仇者联盟很快解决了这件事。
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财大气粗的斯塔克和神盾局合作,负责城市的修复工作。他们还给了市民们一定的赔偿金。
她也搬回了自己家。
所有智能家居都经过了斯塔克企业专门的升级处理,尤其是厨房。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除了她一直没能联系上Javis。

8.

因为奥创,瑞莉(怀特太太的女儿)学校推迟了原来的安排,因此瑞莉的演奏改到了这周六。
这次她可没什么工作。
“去一趟吧,这或许会让你心情好一点。”怀特太太说,“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你现在的状态很令我担心,亲爱的。”
“谢谢您,我很好。我会去的。”她说道。
“那可真是太好了。”

当天瑞莉的学校里来的人出乎意料的多。除了学生的家长以外,校方大概还邀请了别的嘉宾。
拒绝了怀特太太的陪同,她在距离表演开始还有一段时间的时候询问了瑞莉是否有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让她待一会儿。
“我理解您。”瑞莉说,“有像您这么灵敏的耳朵有时候也是一件坏事。”
瑞莉告诉她一个秘密基地。
“全校只有我们几个知道的地方,非常安静。”瑞莉的好朋友艾丽尔有些自豪地补充道。

不过艾丽尔(瑞莉没有去是因为她需要时刻做好上台的准备,所以她“最好一步也别离开后台”)领着她去到那个秘密基地时,那里已经有人了。
“嘿,你怎么找到这来的?”艾丽尔质问对方,“这是我们的秘密基地。”
“我很抱歉,我并不知道这件事。”熟悉的嗓音响起。
毫无疑问,是他的声音。

“Javis?”
“I’m sorry......But, I’m not Javis, I am Vision.”
“Oh......Well...... I’m sorry......”
“It doesn’t matter.”

“您还好吧?”在那个闯入者离开后,艾丽尔注意到了自己面前这位小姐的眼泪,有些无措地问。
“我没事,谢谢。”

9.

她知道Javis是托尼·斯塔克的AI管家。
这并不难猜。

她知道尽管他是个AI,他与人类并无差别。
他们两情相悦,只是从来没直接说出来过,除了那晚的情诗与每晚的音乐。

她知道——
他死了。

10.

“Javis?”
“……”

Fin.

大半夜睡不着的碎碎念(/ω\)


写皮特罗那段时突然想起来我还可以写抓来着。
诶呀【拍大腿,咋这会儿才想到呢?
实不相瞒,写对话体写得我贼顺畅啦,这抓肯定也是手到擒来的XD

#超英乙女向18X抓马,满足你的幻想#

完了再这么下去我怕是真的只能收拾好行李上车了ಠ_ಠ
别这样,我是正经人【x
以及今天看了电影《玩命直播》,撇开别的不谈,我就想说我心水里面的黑客小哥,这么好的设定居然不是男主?!emmmm既然如此,我有个大胆的想法【苍蝇搓手
不过真写了的话……我应该打什么tag???
算了,等真写了再说【趴

[漫威x你]新手上路

-内含【蜘蛛侠/快银/夜行者】
-一如既往ooc预警,人物属于原作
-想写锤哥想写美队,不是我吹,关于他俩,我连梗都想好了( ´▽`)然而就是写不出来【趴
-之前写的贾维斯的玻璃渣也是至今没有写好XD
-想试试看今年浙江省的高考作文,结果……恕我无能,这题目我真的写不出来恋爱向的,果然还是议论文最棒了【x
-这篇有车,真的【真诚眼
-有后续,笔芯

-蜘蛛侠-

你是想过和男朋友来上那么一发的。
毕竟你男朋友蜘蛛侠,人帅身材好,这么棒的条件不来上一发,还对得起自己吗!
所以你特意拜托哈利灌醉了彼得(说起来,你好像还没看他喝醉过——也许是乖宝宝彼得从不喝酒的缘故)。
当然了,事到临头,你还是有点怂的。
看着醉酒躺在床上的彼得(他还迷迷糊糊地嘟囔着你的名字),你心一横,一口闷了自己刚倒的酒壮胆,就准备下手。

然而——
科学研究调查显示醉酒之后是不能Bo起的。

你:???
你:还有这操作!?

你老老实实地和你那人帅身材好的男朋友盖棉被纯睡觉了一个晚上。

然后第二天一早被彼得给吓醒。
“早啊,彼得。”你还迷糊着呢,懒洋洋地和彼得打了声招呼就打算继续睡……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
你勉强睁开眼,看到了用被子把自己包起来的男孩,他看起来吓坏了。
不就和女朋友睡了一觉吗?而且还没睡成呢。你这么想着,依然感觉不对。
直到你注意到对方似乎小了几岁。
emmmmm
“你多大了?”你有种不祥的预感。
“16,and I’m sorry,but ...who are you?What...happened last night?”他的声音听上去很青涩,这会儿充满了不安。
……

“哈利·奥斯本!你给我出来!你竟然给彼得灌了假酒!”
哈利: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快银-

“皮特罗,我问你”
“什么?”
“你是不是做什么都快?”
“那当然了。”有点小得意的语气。

在那之后,你陷入了极度忧虑的状态当中,起因是你的男朋友皮特罗向你承认了自己做什么都快。
快、快枪手皮特罗吗???
这种想法真是太糟糕了,但是你就是克制不住地去想。
这会影响情侣的正常生活吗?

纠结一段时间之后,你决定直接去问他。

“皮特罗。”
“什么?”
“你……”你在考虑怎样措辞比较合适。
皮特罗一如既往耐心地等着你把话说完。
……
被质疑的皮特罗决定让你亲身体验一下什么叫快枪手皮特罗。
“可第一次的话不管是谁都会比较快的吧?”
皮特罗表示自己短时间内都不想再听到“fast”这个单词了。
他一把抱起你,就带你回了房间,并锁上了门。

“真的要做吗?那行吧——等一下,衣服我自己脱。”
“现在才感觉到害羞吗?刚刚还很成熟的样子呢……”
事实证明,千万不要随便撩拨处于青春期的少年。
……

虽然第一次确实有些快,但后面还是很棒的体验!
除了直到你承认他不“快”才给你这点让你觉得他学坏了以外完全没问题。
不管怎样,绝对不是快枪手皮特罗!
你已经亲测过了。

如果他没有一大早醒来时,不是和你打招呼,而是惊愕地冒出来一句:“我竟然没死?”
你大概会觉得这是一次完美的初体验。
至于现在?
你抄起一个枕头就往皮特罗身上砸,“和女朋友做成年人会做的事竟然让你觉得像死了一次一样吗!?有种昨晚别一直缠着我再来一次啊!混蛋皮特罗!你也太人渣了吧?!”
皮特罗:Σ(゚д゚lll)



-夜行者-

科特,虽然曾因为外表被当作恶魔,但本质上是个小天使。
平时偶尔露出的傻气的笑,明明还是个孩子。
所以和他交往以后,虽然亲亲抱抱举高高都有,但开车这件事还是太让你有负罪感了——对,你考虑过对你可爱的男朋友下手。

晚上。他的房间。
“科特!科特!”
“怎么了吗?”
“我们……”不行,果然临了还是不好意思下手。
“?”
“我们看吧。”你这么说着,拿出了本来给你堂弟准备的《蓝精灵》。
“他们和我肤色一样。”科特看到了光盘的包装壳。
“嗯,也和你一样可爱。”你习惯性接道。
“(///▽///)”
又一次,开车失败。

就算是变种人,女孩子之间也是有私密的夜谈会的。
“所以我是学校里唯一有男友却没和男友啪过了的女生吗?!”你难以置信道。
“是这样没错。”
你看向琴,“你和斯科特……?”
琴没否认,只是有些不好意思。
你的心情十分复杂。
“我们一直以为你和瓦格纳早就做过了,毕竟你们俩整天黏黏糊糊的。”
作为黏黏糊糊的小情侣却纯情得要死还真是抱歉啊。
“……不管怎样,这种事情,我选择以后再考虑。”你说。

然而,你没想到的是就算是看着草食系的老实孩子,他也会有摸上方向盘的那一天。


刚刚那篇快银同人存在巨大bug
是我对设定还不了解的错
所以删掉了抱歉
之后可能会修改后补起来

最后,非常对不起巴里和皮特罗
我接下来会认认真真补相关设定及剧情的


以及,默默为高考考生加油。

完……完全没想到一下子突破了150fo,本来还想着来个100fo点文,没想到直接跳过了o(*////▽////*)q
真的非常感谢关注!能被喜欢真的是太好了。
不过还是要先打个预防针【趴
虽然主产乙女向的粮(梦想着和男神谈恋爱ing),但也会随机掉落我萌的cp(非腐向)的自产粮(混冷圈就要有自割腿肉的觉悟!),所以不喜欢这点的小可爱谨慎关注😘
以及——
大声告诉我,你们不是想看小蜘蛛的黑化play才关注我的好吗😂
车是不可能的啦,这辈子都不可能的啦【x
至少要过段时间,等我练练车技考上驾照先【x


你们居然一水的求黑化play!?

你们果然看上的是我的车不是我的人(♯`∧´)




好吧,立个Flag。

在毒液电影在内地上映前,我会把车开出来的( ̄▽ ̄)

[蜘蛛侠x你]最近……男友有些奇怪

-该脑洞来源于昨晚做的梦,非常有毒。
-之后可能会详写,也可能不会
-cp大概算是小蜘蛛x你
-人物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涉及黑化(但这是官方漫画自己搞过的事情【试图甩锅)
-谨慎食用

你的男友是彼得·帕克,也是蜘蛛侠。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打破次元壁的,但你并没有离开原来的世界,你依然能和国内的亲朋好友保持联系方式,除了他们从没听说过漫威公司以外,你现在的生活和以前比起来,变化不大。
唯一的变数是你和一个超级英雄谈起了恋爱。
这没什么不好的。
毕竟,彼得完全是你喜欢的类型。

你非常喜欢和他恋爱的感觉。
因为是初恋,彼得在你们这段恋情中不免显得有点笨拙,纯情得连个亲在额头上的晚安吻都要脸红。
一起去看科幻电影的时候,忍不住给你分析电影里错误的科学知识,然后被你用吻封住。
每天都不忘记给你带一份最喜欢的三明治和奶茶,偶尔没带是因为遇上了罪犯。这种时候会讨好地冲着你笑,企图得到你的原谅,尽管他很清楚你不会计较这些。
会认真地为你辅导理科作业,被夸的话会害羞,但交往久了,有些时候也会反问你有没有奖励。
总而言之,非常棒的恋爱体验。

但是最近,你开始感觉到他的不对劲了。

易怒多疑,险些在学校里和同学大打出手。

而且对你占有欲爆棚,常嫉妒地问你和另一个男的是什么关系,看上去恨不得知道你从早到晚所有的行踪,或者干脆一点,将你锁起来。

就连亲密举动也开始强势起来,之前大多数时候的亲吻都是你主动的,而且很浅,就像两个小孩子一样;但现在,以上次在他卧室为例,如果不是被梅婶的敲门声打断的话,你们可能已经突破最后一步了。

但有时候,他又会故意躲着你。就算不小心被你遇上了也不敢正眼瞧你,那心虚愧疚自责的神色差点儿让你以为他已经移情别恋了。

你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直到你在他的卧室里遇见了蜘蛛侠,他换上了新战衣。

近乎纯黑色的战衣。

Venom。
毒液。

“Well,good evening,sweetie.”
“Now it's time to have a game.”

他不是彼得·帕克。
至少这时候的他不是。

这间屋子和屋里的另一个人本来是你无比熟悉的存在。如今却给了你极大的陌生感和压迫感,让你几乎想要拔腿就跑。

“Come on,don’t be a foolish girl.Let’s just go on with what we haven’t done before.”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