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萏

何处是深渊。

迟到的国庆快乐!

趁着难得的假期会好好填坑的!

已知会有的更新是快银x1,之前的恋爱游戏那篇x1,锤哥x1(这个可能要延后【x),洛基x1。

其他的随机掉落。

以及,最近回了某个北极圈,大概会蹲在那边给快饿死的自己产点粮。不过不影响这边更新的,请放心。

最后叨叨一句。

我觉得我的手速和脑洞产生速度不是一个等级的。


[蜘蛛侠x你]猎物

-内含【蜘蛛侠】

-其实我记得打开文档的时候,是想写承诺的皮特罗的小甜饼来着【。

-设定“你”不是好人,也不是纯粹的坏人,如果展开来写,还是有蛮多的点可以挖掘的。

-当试阅吧,能接受的话,我就好好写写这个故事,反之就到此为止。






-警告

-ooc存在

-尝试了新的叙述方法

-“你”非好人非正常人

-如果对以上感到不适,请及时撤离






-蜘蛛侠-




夜色深沉,月明星稀。




纽约街头却是一派热闹的景象,设计别出心裁的广告牌亮起,各样商铺想尽法子吸引顾客。稍一放眼看去,形形色色的人就在这些商铺间往来。他们或步履匆匆忙着回家,或精心打扮一赴约会,或无所事事游荡街头。而进一步装点着这个城市的是五光十色的灯火,交相映衬着,投在建筑物之间,形成了别样的光影效果。




和平常差不多的一个晚上,只不过较之以往,似乎少了一个穿梭在大厦间的身影。




他去哪儿了呢?






城市的角落,罪恶滋生的温床。




某个不知名的小巷子里,没有来来往往的人群,没有五光十色的灯火。一盏昏暗的路灯前不久刚遭了某个孩子的“石子袭击”,所幸没彻底报废,只是一闪一闪的,更加吃力地照亮了一小块地方,其他的依然浸在黑暗之中。




而现在,这里只有两个人。




一个清醒,一个昏迷。




一个疯子,一个……噢,真遗憾,他不是疯子。








年轻的超级英雄怎么也不会猜到被劫匪困住的女孩会是真正的罪犯。




更糟糕的是——




轻而易举地制服几个劫匪之后,他注意到女孩正低垂着头,肩膀耸动着,隐隐传来啜泣声。




鲜少与女生相处(更别提让她们在自己面前哭泣了)的彼得·帕克有些无措,他只能干巴巴地安慰道:“已经没事了。”




“谢谢你。”说话时似乎还带着哭腔,但也已经差不多恢复了平静。她慢慢抬起头,带着感激和庆幸地给了英雄一个笑容。




那一刻,彼得忽然明白了什么是“一见钟情”。这种感觉很像是小时候吃到第一颗糖果一样,甜味不单留在舌尖,还会悄悄渗入心底,包裹起那颗心,软化它。




“不,不客气。”








他今晚只属于我。




这个想法让你发自内心地感到愉悦,甚至忍不住想要大笑。




“J会为我高兴的。”你自言自语着,缓缓靠近他,像小动物似的俯身在他脖颈间嗅了嗅,更开心地眯起了双眼,“嗯,看样子还是只爱干净的小蜘蛛。”




纽约的义警,蜘蛛侠今晚不得不缺席巡逻了。这会儿他正处于昏迷状态,被人粘到了墙上——是的,是的,蜘蛛侠被人用蛛丝粘到了墙上。


多么棒的设计!




你喜欢自己的这个决定。








十几分钟前。




暂时离开你的猎物,走到一旁,不耐烦地踢醒几个被蛛丝捆得结结实实的家伙,你把玩着手里的刀(这几个倒霉蛋的玩意儿),“腿脚还是好的,就滚远点。”




他们显然是不忿的,要不嘴巴早被蜘蛛侠用蛛丝封住,这会儿应该已经骂开了。而那种轻视的眼神,你已经在哥谭见腻味了。




他们真该庆幸你从不杀人。




之前下.流.话说得最放肆的两个家伙被打成重伤之后,剩下的老实得跟鹌鹑似的。懒得把时间浪费在他们身上,你将那两个爬不起来的家伙分别用绳子随意地绑到了他们同伴身上,然后摆手让他们离开。




一见到允许离开的手势,还能动弹的家伙像是被野兽追赶一样,马不停蹄地逃离了这里,身后还拖着那两个。




现在,这里只有你们了。








彼得从昏迷中醒来,但他睁眼后,眼前仍是一片黑暗。显然,有人蒙住了他的双眼。不过他的面罩倒是没有被人动过的样子。他动了动,感受到手脚被粘在了墙上。好吧,就像他自己常做的那样。他可没料到自己有一天会尝到这滋味。




他试着回忆昏迷前发生的事情。




那个女孩向他表达谢意,他紧张得厉害。蜘蛛侠平时惯会说的俏皮话,一个单词也吐不出来。就在他想要开口送她回家的时候……他失去了意识。




那么她呢?她怎么样了?




因为这里安静得很,彼得听到了另一道呼吸声。




“嘿,伙计,打个商量,告诉我之前和我呆在一起的女孩子怎么样了?作为回报,我也可以告诉你点别的。”




“比方说你的真实身份?”声音沙哑干涩,每冒出来一个字母,就像砂纸磨过一次桌面。




彼得猜是变声器的小把戏,他故作轻松地开口:




“真实身份?嘿,拜托,那可不是什么有价值的玩意儿,我敢打赌你要是这么做了,一定会后悔的。不如换点别的。”




但他没有等到回答,那道呼吸声消失了,突然之间。




“还在吗?伙计?”




没有回应。




一段时间后,和他的一样,蛛丝分解了。




彼得从墙上下来,顾不上考虑,一把扯掉了蒙在眼睛上的黑布。哪哪怕只有一盏昏暗的路灯,其散发的光一下子涌了进来,眼睛依旧受不了这份刺激,他不得不再次闭上眼睛。等他适应了以后,映入眼帘的是之前那个小巷子,但这会儿箱子里除了他以外没有第二个人。




她还好好的,对吧?








场景的突然变换,让毫无防备的你气得想要不管不顾,学着J扔几个炸弹。




“瞧瞧,是哪个离家出走的小女孩回来了?”熟悉的声音响起。




“我没有离家出走!”你反驳了他的说法,随后带着点委屈的冲着对方撒娇,“你猜不到我究竟遇到了些什么。除了和大蝙蝠好好地玩了一会儿外,我甚至抓到了我心仪的猎物。”




“嗯哼?”




“可惜我还没下手,就被莫名其妙地送了回来。不过没关系,我留了印记。




“下一次,我一定会好好享受的。”








彼得换回了普通人的装扮,有些疲惫地躺在床上。他花了一晚上的时间,几乎把所有可能的地方都翻了个遍也没找到那个女孩和罪犯的身影。




目前他手里唯一的线索就是那块黑布,质量很好,应该是高档货。也许这会是一个突破口。




等等,还有那几个不见了踪影的劫匪,那也会是很重要的线索。如果他们还活着的话。




思索中的彼得没有注意到自己脖颈处印着几个咬痕,无端添了几分暧昧的意味。








TBC.


-最后叨叨一下-

【过去部分】我试图排版成斜体字,从而和【现在部分】区别开来,但是lof貌似显示不出来斜体字,所以效果和我想的有出入,如果感觉看的不舒服的话,我很抱歉。



[漫威x你]所喜爱的某个部位

-内含【快银/蜘蛛侠/夜行者】
-青少年组回归。
-原定的一篇不涉及七夕的七夕贺文【喂
-太迟了所以当普通更新对待吧。
-一句话概括:想揉皮特罗头发,想亲彼得眼睛,想舔科特獠牙。
-其实还想摸某两位的胸来着【x ,顺便赞美一波妮妮的眼睛。
-另外,皮特罗和索尔单人那两篇稍稍延后,但不会鸽的,信我qaq
-ooc得连我自己都怕。






















-最后一次预警。
-考虑到每个人的萌点和雷点不一致,不能接受一句话概括里的现在走还来得及!!!
-以及ooc真的严重,掺杂个人理解,雷这点的现在走也还来得及!!!

























-快银-
-头发/Hair-

你总觉得皮特罗像猫一样,尤其是他没有到处乱跑的时候。

某个夏日的午后,你盘腿坐在地板上,手里捧着没读完的简·奥斯汀的小说。细碎的阳光从窗户跃进,跳落在离窗不远的地面,染出一片金色。

“好热。”耳边传来嘟囔。

皮特罗像你一样盘腿坐到地板上,探过来看了几眼你手里的书,发觉不是很感兴趣,很快又移开了视线。

你在听到嘟囔时就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皮特罗身上,但见他除了刚开始的“好热”以外没做别的事,就又继续专注于手头上的小说。

大概是不满意你的注意力给了无聊的小说,坏小子皮特罗开始了对你的骚扰。他挑起一缕你散在肩上的头发,绕在自己的某根手指上,打个不美观的结,又慢慢解开,再换根手指重复一遍。

他似乎迷上这个幼稚的游戏了,甚至乐意用一种缓慢的速度来享受它。

“皮特罗。”你将书合上,如他所愿的,把注意力都给了他。你把书放到另一侧,语气里透着无力,“别折腾我的头发。”

“噢,你终于不再只看着你的书了——别担心,我不会弄伤你的。”皮特罗说着,仍专注于他手头上的活计。

当他将十根手指都绑了一遍之后,皮特罗才心满意足地放过你的头发。趁此机会,你转身扑了上去,险些将他直接压倒在地。

因着觊觎已久,也因着想要报仇,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你就将手伸向了他的头顶。

由于刚刚洗过并吹了风,皮特罗的头发比以往要更加蓬松,而且像你所猜想的那样柔软。

“像在给一只银灰色的猫咪顺毛。”你最后评价道。

皮特罗正忙着理好被你揉得乱七八糟的头发,听到后停了动作,不大高兴地开口:“上次你还和旺达说我这是奶奶灰。”

“可接下来我还有一句话是——”你一个忍不住,又探身上前去揉他的头发。

“我喜欢皮特罗的奶奶灰。”

于是,银灰色的猫咪再一次被顺毛成功了。

“小心一些,别损伤了你喜欢的‘奶奶灰’。”他无视你的“不是说很热吗”,说话的同时懒洋洋地抱住你并蹭了蹭,接着便任你折腾他的头发。



-蜘蛛侠-
-眼睛/Eyes-

“我真高兴你作为蜘蛛侠的时候带着面罩。”你突然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当时你正躺在床上,无聊地盯着天花板,说话的前一秒仍在想着别的事情。

而彼得则坐在桌边,手里拿着他的蛛网发射器,正在琢磨如何改进它。听到你的感慨后,彼得将蛛网发射器放到了桌上,转过身来,语气中带着好奇,“为什么?”

彼得从来都不知道(事实上他也不可能知道)当他想要做某件事情的时候,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里总像是盛满了星星,闪烁着独特的神采,而那渴望的眼神便自顾自地从中流露出来,让人忍不住满足他。

“我假设,你不打算和你的发射器继续耗下去了?”你不答反问的同时从床上坐了起来,像是被蛊惑一样,视线一直停留在同一地方。

彼得回头看了一眼桌上的发射器,“我想是的。”

他将桌上摆放的发射器和其他东西统统收好之后,坐到了床边,并稍稍将身子靠近你。

眼前突然放大的脸让你心跳漏了一拍,而那双亮晶晶的眼睛里正映着你的模样。

“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了吗?”

“好吧好吧,你先闭上眼睛。”

彼得显然不明白你的用意,但他向来很少拒绝你。

盛满星星的琥珀色消失的一刹那,你倾身上前,轻轻地将吻印在了那里。

彼得感受到你做了什么,呼吸不由得带上了几分紧张。柔软的睫毛动了动,刷过你的唇的下方,痒痒的。

感受不到你的亲吻之后,彼得才慢慢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你仍靠得极近的脸庞。

鼻尖对着鼻尖,温热的呼吸交织在了一起。

彼得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忙往后退开一些。

“为,为什么突然亲我?”

“因为你的眼睛特别好看,所以想要亲吻。”

你停顿了一会儿。

“因为占有欲,所以不想蜘蛛侠的粉丝们发现他有多么迷人的眼睛。”

说第二句解释时,你想到了蜘蛛侠那些热情的粉丝们,语气难免闷闷的。

“好的,小姐,只让你发现这一点。”彼得从那份羞涩中缓了过来,以纽约好邻居惯有的调笑口吻对你说道。

但和之前的渴望一样,认真的眼神同样从他的眼里中溜了出来。



-夜行者-
-牙齿/Teeth-

亲吻的时候,科特似乎总是带着纯情孩子所有的笨拙。

交往后的第十天,你们有了初次接吻。

轻轻地接触之后,科特有些羞涩地先你一步闭上了眼睛,然后就停住而不再继续下去。

你只好掌握主动权,回忆着自己看过的小说里的描写,试探性地用舌尖舔了舔他的下唇。科特很明显地僵硬在了那里。接着不等你有下一步动作,他就已经消失在了你的面前。

再没有比这更奇特的初吻体验了。你想。

在那之后,科特表现得好多了,起码没有再一次羞得不见踪影。

他会用极轻的力道捧着你的脸,学着你之前做的那样在厮磨一番嘴唇之后轻舔你的下唇,等你略微张口之后,再慢慢探入其中,加深这个吻。

从始至终,他的动作都透着几分小心翼翼。

你曾问过科特为什么要这样小心。

“因为我怕伤到你。”科特说着,向你亮了亮他的獠牙。

与其他的牙齿不同,那两颗獠牙更像锋利的尖刀,也许能像吸血鬼一样直接咬破血管也说不定,而这反而增添了几分危险的美感。

你抱着科特的手臂,央求他让你舔一下他的獠牙。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这很危险——而且……这有些奇怪。”

“一点都不奇怪。而且我会很小心的,只要避开边缘就没有太大问题了吧?”

科特拗不过你,只好答应了你的请求,并再三强调:“一定要小心。”

你胡乱点头以示同意,实际上从他答应起就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到了獠牙上。

科特刚准备张口,想到了什么,憋出来一句“我先去洗漱一下”就消失在了你的面前。

“不用这么郑重的,明明和之前亲吻是一样的事情。”等他回来以后,你有些哭笑不得地对他说道。

“还是有些区别的。”科特说。

事实上,真的开始时,科特的反应却是和之前亲吻一模一样,他带着些不好意思地闭着眼睛,慢慢张大口,尽可能让獠牙露出来。

你按耐住说不清楚的兴奋,略一踮脚靠近他。

科特紧张得厉害,身体也有些僵硬,甚至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放轻松。”你安抚着,感觉有点效果之后才进行下一步动作。

当舌尖点到了獠牙上时,科特刚稍稍放松的身体又僵住了。你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安抚,然后舌尖微动,慢慢上移一会儿又往下移动,如此反复。

其实这滋味和你舔自己的牙齿时的感觉差不多,但对科特而言,这似乎是一种挑.逗。

本还想着感受一下獠牙最下方的尖,但注意到科特忍耐的神情还是作罢。

等你玩得开心,想要抽身离开的时候,科特一把抓住了你,与此同时睁开的金色眼眸正亮得惊人,像是野兽被激起了兴趣。



-彩蛋-
-此处两个称呼,我于b站弹幕所见(但我记不清是哪个视频了)-

记者:您好,纽约第一臀和哥谭第一臀,您比较想要……?

你: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当然是全都要。

彼得:[蛛丝警告.jpg]

迪克:[蝙蝠镖警告.jpg]

你:……对不起我错了。

FIN.






在两个脑洞中犹豫不决。

一个是索尔同人,大概就是被漫画世界的小蜘蛛伤到(不是渣男的那种伤到)之后穿越到电影世界与从阿斯加德刚到中庭的索尔一起探索新世界的故事。【在考虑要不要让小蜘蛛正式出场】

另一个是皮特罗同人,大概就是你和皮特罗双向暗恋,但都没有恋爱经验,于是不约而同在第一次约会求助于身边有经验人士在后方指挥的老套故事。【你的指挥是娜塔莎,皮特罗的是查尔斯】

有人想先看哪个的吗?

证明一下我也是有活粉的好不好【x




真的有活粉的我喜极而泣【x

按评论统计结果,先写皮特罗再写索尔qwq

lof和我的北美吐槽体怕是有仇

目前为止不知道被屏蔽多少次了ಠ_ಠ

[北美吐槽体/超英乙女] 经常给我送外卖的小哥和救我的警察先生杠上了怎么办

-并不了解🇺🇸情况,一切不符合实际都我瞎扯的。


-人物挺好猜的,可能有后续。


-时间线为现在,存在私设。


-ooc异常严重。









【图】

君君,求翻牌!第一次投稿,不知道格式对不对。

标题是《经常给我送外卖的小哥和救我的警察先生杠上了怎么办》。

本人女,爱好男,坐标🇺🇸,颜值和下面要说的事情无关,就不打分了。

其实外卖小哥(就称他为P吧)和警察先生(称为B)杠上的理由让我特别无奈。

事情是这样的,我作为一个炸厨房专家,加上家里给的生活费又还可以,自从留学🇺🇸以来,不是点外卖就是直接在外边下馆子的。最近越发懒得出门了,就每天都是点外卖,结果就和天天给我送外卖的P混熟了,还交换了手机号码。特别棒的是交换手机号码以后,P跟我说以后想点什么,直接打给他就可以了,不用记一家家店的电话号码,真的非常方便。

啊对,一开始的时候送外卖的也不是P,基本上每顿都是不同的小哥送的吧,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只有P一个人了。我有问过P怎么回事,P当时反问我一句“我给你送不好吗?”还用一种比较得瑟的口吻补充道“他们都没我快”。

他送外卖送得特别快倒是真的,基本上我下完单以后,不算上人家做餐的时间,没几分钟他就给我送过来了,快得我都以为那些店都开在我家楼下。毕竟对于我这种死宅来说,爬个楼梯差不多就花费那几分钟了。

虽然我要吐槽店这件事里P有点无理取闹,但P人真的超好的,混熟了以后给我送外卖还会带点小东西做赠品。比方说之前有一次,因为一些事情,我心情不是很好。可能是从我的声音里听出来了,P给我送外卖的时候就给我带了几朵栀子花(不过我怀疑他根本认不出来那花的品种),还磕磕绊绊地给我念了首诗,说是他老师告诉他送花加点诗能安慰女孩子。其实我没太听懂那首诗,大概就是励志的那种吧,类似“冬天已经来临,春天还会远吗”那种吧。

事实上,如果不是P有女朋友的话,我都快要以为他想追我了。现在想想有点自作多情了[捂脸.jpg]

因为之前逛街的时候,我碰巧见过P和一个漂亮的小姐姐待在一起。隔得有点远,当时就注意到小姐姐说着什么的同时戳P的额头,P讨好地对她笑。是在交往没跑了。

咳咳,扯太远了,我这人容易跑题,回到要说的这件事上来。

前不久某天晚上,我遇到几个不法分子,还好被及时赶到的警察(也就是B和他的同事)救下来了。伤得有点重,我就被送进了医院。

刚好第二天早上P给我来电话,问我在哪,我索性就告诉他在医院,顺便点了外卖当早餐。

结果没想到电话刚一挂,B就敲门了,说是来看看我怎么样了,顺便帮我带了一份早餐。因为不知道我的口味是啥,就买了和自己一样的。解释完,他还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颜值!配上那笑![捂胸口.jpg]

这……人家一片心意实在不好辜负不是?加上我们俩口味出奇的一致,他买的完全是我爱吃的。想着等会儿P送来的可以当午餐,我就不客气了。

没想到就这么一个不客气,差点儿让P气炸。

P到的时候,我已经吃得差不多了,正在和B聊天。P一进来,就冲到床边,无视了坐在一旁的B,问我发生了什么。

我跟他解释清楚,并再三强调自己现在没事之后,他才放松下来。你们不知道,他刚进门的时候,看上去超凶,想揍人的那种,连平时逢跑必戴的耳机都没带上。

然后他就把自己带的外卖拿了出来。

我有些尴尬地告诉他已经吃过了,并向他介绍了好心带饭的B。

结果当时气氛就不对了啊,P和B虽然也互相自我介绍了一下,但P的眼神……挺凶的,握手时估计用了不少力气——我怀疑他们可能之前就认识了并且有过节。

而且P和B一打完招呼,就特别委屈地和我说:“你居然让别人给你带吃的了!”

我:哈?[黑人懵逼.jpg]

B出来打圆场,说一些差不多就是警方关心民众这类官话吧。但他话一说完,P看上去更恼火了,说是哪个警察会给探望的民众带早饭的。

……那下回送果盘怎么样?

还好,B脾气好,并不在意P说了些什么。

总之,接下来那一整天P都守在我病房里(B去上班了),拉着我的手,让我以后只拜托他一个人带外卖。

P应该比我小一点,就一个还比较青涩又长得好看的男孩子,之前其实蛮直男的。这会儿不知道他哪学的,居然还会撒娇了。[捂住鼻血.jpg]

不过一遇到下班后来探望我的B,P的眼神又凶了,尤其是看到B又带了食物过来之后,P简直想把B连人带食物一块儿都丢出去。

谢天谢地,目前还没打起来。

只不过两人因为给我带饭这件事彻底杠上了。说真的,我本来以为B没那么幼稚的,没想到他居然就这么幼稚地和P杠上了。

这几天他俩争着给我送吃的,我拒绝了也没用。P指了指自己的耳机当没听见,B笑了笑说是不用跟他那么客气。

我还能怎么办?只能都吃啊![撑死的鱼浮在水面.jpg]

B还好,毕竟他还要上班,不能多待;P每次都要盯着我直到把他买的那份吃完啊!他最近没有别的订单了吗![抓狂.jpg]

唯一好的是他俩速度贼快,要是能给我带冷饮简直美滋滋,可惜他们不约而同以我伤着为理由拒绝了。虽然我不觉得伤着和吃冷饮有什么关系。

唉,我现在感觉自己就是一头有两个饲主的佩奇。






-热门评论-

恍恍惚惚何厚铧:P真的有女友?怎么看他都像是想追po主啊。我压一包辣条,那个漂亮的小姐姐是P的姐姐或妹妹。

沉迷美色贼心不死:建议题目名改一下,不如叫《霸道饲主(X2)爱上我》怎么样[doge][doge]

救命我溺水了:可以,年下和年上的较量。

我才不羡慕:如名[微笑]

FFF团:PO主别信那些家伙的分析,这俩男的就大姨夫到了而已,让他们多喝点热水就可以了[doge]

社会社会人:别的不说了,我就想要一个随叫随到的外卖小哥!尤其是大夏天,急需一个送冷饮的小哥啊啊啊啊啊!






[蜘蛛侠x你]补救措施

-内含【蜘蛛侠】
-前文
-@沈城画 说好的后续qwq
-正文ooc预警,末尾小剧场更ooc预警





-蜘蛛侠-



彼得·帕克,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第二天早上,你独自从床上醒来的时候,脑海里只剩下了这一个念头。

你那该死的男朋友除了给你留下一片狼藉的卧室和一身暧昧的痕迹(还有难言的酸痛感)以外,什么也没留下,连一句贴心话都没说或是写在便签上,只是趁着你还没醒,早早的没了踪影。

你在心里抱怨着他的不体贴,慢吞吞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中途还一个不小心,动作幅度太大而疼得“嘶”了几声。

尽管昨晚一开始的时候,你很抗拒这件事情的发生,但这不意味着你会因为这件事的发生而痛苦。事实上,你和彼得交往以后就做好了关于你们早晚会亲热的心理准备。

你只是没想到第一次亲热会是在这种情况下,在你们开始冷战的时候。

而且,他昨晚似乎哭了。

你依稀记起了昨晚的某个画面——

他停止了有些粗暴的动作,小心地搂着你,像是对待易碎的玻璃制品一样。温热的呼吸撒在你的耳畔,与之相伴的是带着哭腔的声音:“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正如你之前所想的那样,这几天的他很不对劲。

而他正在与这种异常作斗争。

那么,他会赢的。你笃定地想。



就在你以为你那在你醒来前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的男友会躲你多上很长一段时间的时候。

他在当天晚上敲响了你家的窗户,穿着那身熟悉的红蓝色制服,与那身黑色制服不同,这次的他让你莫名安心。

“你可真爱走窗户。”你叹了口气,从椅子上起来,走过去给他开窗。

在你到达窗边之后,彼得先往上面一层爬去,好方便你把窗户打开。等到窗户被打开了,他倒垂着看到你从窗边退开时,才一个翻身,从窗外进来。

他进来了以后,你才注意到这身制服上多了不少新的破洞和擦痕,比上次你仔细打量它时脏了几倍有余。

彼得有些局促不安,甚至没像以往那样一进屋就摘下面罩“呼吸新鲜空气”。

你只能先开口,打破沉闷的气氛:“所以,你是来给我道歉的吗?”

“道歉?噢!是的!”彼得接道,语速很快,像是想一口气说完,不给你任何可以打断他的机会,“我很抱歉之前对你做的事情。那并非出自我的本心——好吧,一定程度上我的确有那么些意思。但请相信我,我不是故意想要伤害你的,我只是无法控制我自己。因为……”

他几乎一下子就把之前所有的事情全都倒出来了。从他意外接触到那不明外星生命开始,到他被那玩意儿影响,再到他是怎么摆脱它的,全都一五一十地报告给了你。

看着他垂着头,像小学生认错一样交代自己犯下的错误,你心软得厉害。

“我并不怪你,彼得,”在他出于惊喜抬头的时候,你又加了一句,“这时候不怪你。”

仿佛气球被戳破而瘪下去,他的喜悦一扫而空,再次将头垂了下去,闷闷道;“我很抱歉。”

你忍不住上前抱了抱他,“我只希望你下次能早点告诉我你遭遇了什么,而是像这次这样,事情演变得越发严重的时候了才不得已向我解释。”

“并不是不得已才和你解释的。”他伸手抱紧了你,将头埋到你的肩上。说话时呼出的气撒了下来,痒痒的,让你有些不好意思地别过头去。

“什么?”因为他埋着头,隔着面罩本就听上去闷的声音更难听清了,你只得再问一遍。

他蹭了蹭你的肩,略有些不舍地抬起头,随后松开了你,一手摘下面罩,一手让你正对自己。

琥珀色的眼睛里只有你一个人的身影。

“我原先只是怕你担心,想所有事情解决了再告诉你。并不是想要瞒着你,直到迫不得已了才和你解释。”

“所以,不要生气,好不好?”

你弯了眉眼,在他忐忑的注视下,倾身上前,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你的答案。


FIN.

















小剧场:

【因为粗鲁的第一次,你短时间内拒绝和彼得亲热】
【某天】

你:彼得,你在难过什么?

彼得(闷闷):我们的第一次……

你(想起那天的痛就来气):你还想着那个!?

彼得(委屈):我当时被控制了,那不能完全算作我们的第一次。而且那记忆一点都不值得纪念,不是吗?

你(心软加上想想有点道理):那我们再来一次,充当我们真正的第一次?

【事后】

彼得(心满意足):还是一样的美味。

你(陷入沉思):我好像被套路了。

lof自动更新后有了置顶🔝
这点我喜欢



圈名即锦萏。


聊天热衷颜文字,真不是恶意卖萌,就是想表示友好。


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号应该是专注写乙女了(CP相关移至另一个号,不透露,有缘会见的qwq)。


只要感兴趣的都会写,但个人还是习惯性驻扎冷圈(即最常在冷圈粮的评论里出没)。


喜欢和推荐的内容也是杂七杂八的。

 


通常情况下,比起成年男性,更偏爱少年 (青涩美味可口) 


以及,日常在骨科边缘徘徊。


虽然非常想要扩列,但不知道怎么开始交流。


文笔糟糕,不擅描写,正在摸索,请多包涵。


⬆️对于排版的整齐度有轻微强迫症。


由于三次元的原因,更新时间不定(我尽量克服懒癌,勤快一点)。


差不多就这样了。如果有什么没说的,回头再补www


笔芯。




[嘉德罗斯x你]想和嘉德罗斯恋爱

-内含【嘉德罗斯】
-对不起,我最终还是对他下手了qwq
-嘉嘉生日快乐www
-我流嘉德罗斯,ooc严重预警
-现在走还得及











-嘉德罗斯-


想和嘉德罗斯谈恋爱。

当有尚不了解情况的参赛者前来找你麻烦时,他会提起大罗神通棍挡在你的面前,对即将到来的战斗充满兴趣而显出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来。

“一起上吧。”依托自身强大战力为资本,理所当然的,他并未将这几个不自量力的家伙放在眼里。

他们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但在被轻视的屈辱感刺激下,互相看了看,暗暗将目标锁定在了你的身上之后,一咬牙,不约而同地扑了上来。

他嘴角勾起弧度。

那个在你看来耀眼极了的笑容,让对方齐齐瑟缩了一下身子,逃跑的念头再次浮起。

但为时已晚。

神通棍一扫,尘土纷扬,撞击声和闷哼声响起。

在你“嘉嘉好厉害”“不愧是嘉嘉”的惊呼声中,他将大罗神通棍搭到肩上,轻蔑地看着倒在地上的手下败将们。

鎏金色的眼眸流露出些许的愉悦来,话语里透着一如既往的傲慢:

“一群渣渣而已。”












想和嘉德罗斯谈恋爱。

当你们一起共同进餐时,你常会托着下巴,将食物遗忘在一旁,只顾着看他大口吞咽的模样。

嘉德罗斯格外中意汉堡,每次都会一咬就是一大口,把嘴巴塞得满满的。脸颊鼓了起来,像是一只正在进食的仓鼠。

只有亲近的人才能见到的,褪去王的凌厉气势,充满孩子气的模样。

“嘉嘉?”

趁他抬头看过来的一刹那,你按耐不住蠢蠢欲动的心,倾身上前,试探地,轻轻地戳了戳他的脸颊,随即像发现珍宝一样,惊喜地感慨道:“真的超级软啊!”

他被戳了个措不及防,脸上不免露出几分错愕的神色来。然后,他将口中的食物咽下,眯起眼睛,像是对你的举动感到被冒犯而有些不悦,但最终只是化作并不具有作用的警告:

“别想着有下一次啊,你这恃宠而骄的家伙。”












想和嘉德罗斯谈恋爱。


当你期待地向他发出“一起睡吧”的邀请时,他会睁大眼睛,“你不是自己有地方可以睡吗?”

你失望地嘟囔着“果然是不解风情的嘉九岁”,抱着自己的枕头,打算离开。

“少啰嗦了。”他却一把将你搂到怀里,动作远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粗暴,尽管听上去他对此有些不耐烦,“要睡就睡。”

但你不会错过他脸上浅浅的红晕。

注意到你的偷笑之后,他不满地瞪了你一眼,将围巾往上拉一拉(“晚上睡觉也不摘掉吗?”你不免有些好奇地想),想要遮住那份红晕。

从围巾后边传来的声音闷闷的,隐约带着被察觉到羞涩之后的恼意:

“睡觉。”










总之,就是想和嘉德罗斯谈恋爱。

FIN.

嘉德罗斯生日快乐qwq
他真的超可爱qwq